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 2 3 4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国研中心|中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闯入“无人区”,如何补短板
类别:行业动态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4-24

经过30多年的发展,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业坚持技术引进和自主研发相结合,产业链逐步完善,创新能力明显提升,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涌现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华为、中兴等骨干企业已跻身世界一流阵营。但从产业整体来看,我国仍然存在着行业关键技术能力缺失、国内立法保障有待优化、一些企业活力不足等问题,制约着企业保持竞争优势。同时,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也给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带来了严峻挑战。为此,我们应强化已有优势,尽快补足产业短板,积极应对各种挑战,助力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进一步做强做优。

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已进入世界一流阵营

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主要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及内容(应用信息)服务商提供移动网络设备、光通信设备和软件系统,为终端用户提供手机、可穿戴等终端消费电子设备,在整个信息通信产业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多年来,全球通信设备制造商从十几家经历不断的整合重组,逐渐形成了寡头垄断的行业格局,其中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的行业地位持续提升,已跻身世界一流阵营,成为全球通信设备制造领域的寡头企业。

结合通信设备制造行业特征,我们从规模、效率、创新、国际化经营和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对全球领先企业进行了对标分析。对比发现,我国骨干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已具有很强的全球竞争力,逐渐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规模方面,2015年华为公司以24.7%的全球市场份额,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8年上半年增至32.3%,中兴通讯也已接近10%。效率方面,华为公司的营收利润率、总资产回报率、人均销售收入等指标均处于行业前列,如人均销售收入2017年为55.1万美元,是爱立信、诺基亚的2倍多。中兴通讯在营收利润率、总资产收益率上也优于爱立信和诺基亚。创新方面,华为公司每年的研发投入遥遥领先于其他通信设备制造商,2017年为137.9亿美元,是爱立信的3倍、诺基亚的2倍多,大规模创新投入使得华为的技术能力持续提高,近五年华为获得专利授权4.4万项,远高于爱立信1.2万项专利。此外,华为、中兴的国际化经营水平也在不断提升,如华为在全球建有26个能力中心,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70%的收入来自海外,中兴通讯也有43%的收入来自海外(下表)。

2017年全球主要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经营指标

注:①思科、三星目前主营业务非通信设备制造,但都已开始向电信领域渗透,将对现有企业形成较大竞争压力,这两家企业的相关数据可供参考;②营业收入、净利润、研发投入等数据来源为各公司年报,国际化经营能力数据来源为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委员会、中国企业联合会,品牌影响力数据来源为Brand Finance500强排名;③全部数据截至2017年末;④2018年8月,烽火与大唐合并成立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数据为合并计算结果。

总体而言,经过多年的海内外竞争,我国骨干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已经突破欧美国家的长期垄断,走到了全球行业前列,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同时,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未来的发展潜力仍非常大,如华为公司过去五年营业收入年均增速保持在20%左右,远高于爱立信和诺基亚;在引领行业发展趋势的5G标准方面,我国企业都有大量的投入,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统计,全球5G标准技术贡献上,华为、爱立信、海思、诺基亚排名居前,中兴排名第七。

为何能迈入世界一流阵营

我国骨干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之所以能够在众多行业中脱颖而出,迈入世界一流阵营,国内庞大的市场需求和持续增强的产业整体实力是坚实基础,但最终得益于企业持续的创新投入、有活力的经营机制和企业家精神的充分发扬。

1.庞大的国内市场需求为企业创造了快速增长的外部环境。

我国电信市场蓬勃发展,网络能力持续升级,带动了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从无到有、由弱变强。截至2018年底,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5.7亿户,移动电话用户普及率达到112.2部/百人,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4.07亿户,光缆线路长度4358万公里,移动电话交换机容量25.9亿户,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8.9亿个。庞大的国内市场需求为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发展奠定了扎实的现实基础。

2.国内产业体系持续完善为企业壮大构建了良好的产业生态。

经过30多年的发展,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业从“巨大中华”少数企业崛起,到构建横跨底层技术、纵贯端管云的一体化产业布局,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相较于欧美的信息通信服务、日韩新美的高端制造,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产业把握产业贸易分工协作的机遇,不断优化发展环境,凭借综合制造优势,在通信设备、手机、个人电脑、可穿戴设备等整机领域形成极强的制造能力和价格竞争优势,带动了一批企业跻身全球前列。

3.保持企业活力是企业取得成功的关键。

首先持续大规模的创新投入为企业增强竞争力提供了源动力。华为公司聚焦全联接网络、智能计算、创新终端三大领域,在产品开发、基础研究、工程能力、标准和产业生态等方面持续投入,构建起了企业长足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华为公司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近8万名,约占公司总人数的45%,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长期维持在15%左右。根据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华为是唯一进入前50名的中国企业,居全球第六。在不断加大研发投入的同时,华为公司还建立了技术管理体系(MOT),引入了集成产品开发管理体系(IPD),构建了全球研发网络,不断创新模块式组织、“修长城”模式、“海豹突击队”模式等研发机制,使研发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其次,有活力的经营制度是企业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华为公司在成立至今的30余年时间里不断向优秀企业学习管理,逐步推动企业管理体系的现代化,实现了从机械学习到创新落地的跨越,形成华为基本法、员工持股模式、轮值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执行官制度、铁三角组织模式等一大批创新管理实践。这种以“共有、共创、共享”的企业制度体系充分激发了企业活力,是华为成为世界一流企业的核心软实力。

第三,充分发挥企业家作用,始终坚持战略聚焦和战略引领。华为公司形成了战略框架式思考、复杂认知、悖论整合等思维模式,及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灰度管理等经营理念和哲学。在业界普遍存在机会主义的背景下,华为公司坚持基于宗旨使命和长远目标的战略导向,充分发挥优秀企业家的作用,在战略思维上高度聚焦,舍得在长远的战略目标上加大资金、人才等投入,推动企业形成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继续做大做强的短板在哪里

尽管我国部分骨干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已进入世界一流阵营,但从产业整体来看,我国仍然存在着行业关键技术能力缺失、国内立法保障有待优化、一些企业活力不足等问题,制约了企业进一步做强做优。

1.产业关键技术能力缺失。

核心部件的国产化、自有化低,已成为制约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进一步做强做优,甚至生存发展的关键问题。我国整机制造快速发展,带动了上游技术不断提升,但在芯片、功放、高速光器件、服务器CPU、操作系统等关键领域仍与国外有较大差距。根据路透社数据显示,中兴有25%―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手机芯片、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手机玻璃、光学元件等核心零部件都来自于美国科技巨头,国内无法找到能保持近似竞争力的替代产品。2018年发生的中兴美国禁令事件充分暴露了我国在信息通信领域存在致命的行业短板。

造成行业关键技术能力缺失的原因有多个方面。一是我国自主创新起步较晚,相关领域的基础研发水平较世界一流有明显的代际差距,关键技术“从0到1”的突破需大量资金、资源和时间投入。二是相关配套企业过分追求短期效益,忽视长期的产业培育和过渡性技术的扶持,部分关键技术领域“从1到10”的产业化程度不足,无法形成规模效应。三是我国信息通信制造领域高端技术人才总量短缺,结构不合理,领军人才匮乏。

2.国内立法保障有待优化。

科学立法是中国企业走向国际的重要保障。近期,美国向其安全伙伴指出中国法律要求华为及我国其他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允许中方安全部门访问其网络或设备所接触到的所有数据,会对他国构成安全威胁。美国也多次指责我国的《国家情报法》第七条,称根据该法,中国企业将配合中国政府开展窃密行为。虽然我国政府对上述观点做出了回应,但也反映出国内部分法律法规在客观性、开放性等方面仍有一定改进空间,容易使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被动。华为等企业也在多个场合提出科学立法对中国企业国际化发展的重要意义。

3.部分国企仍显活力不足。

相比于华为、爱立信、诺基亚等企业,我国国有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在管控模式、创新机制、内部激励等方面仍有很大差距。管控上,多以集权式为主,前端市场部门有责无权,后方决策周期长、资源调配慢,无法快速响应客户的需求变化。创新上,国资经营考核易于强化短期行为,对创新缺乏客观的评价和引导,企业更多会选择跟随式的发展策略,无法实现重大、关键技术的突破。激励上,收入分配制度相对传统,激励方式单一、激励力度偏小,缺乏中长期激励机制,无法有效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行业面临的严峻新挑战

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和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信息通信发展环境变得极为复杂,不确定性大大增强,给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带来了严峻挑战。

1.逆全球化的挑战。

近年来,以美国贸易保护为典型的逆全球化思潮再次兴起。为遏制中国高科技与高端制造业的发展,美国及其盟国动用国家力量,以安全性、透明性、合规性为由,采取审查、立法、刑罚等多种手段,对中国企业“走出去”、高新技术引进、海外投资收购等进行全面围堵。这不仅影响了华为、中兴等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的海外拓展,也带来了全球信息通信产业链割裂的巨大风险。如何从企业、产业、国家等层面共同构筑风险应对体系,已成为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破局发展的关键。

2.新技术周期的挑战。

当前,以网络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加速推进,信息通信网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日益凸显,并加速向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的智能化信息基础设施演进,通信设备制造业也已开始向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基础设施方向转型。过去三十年,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抓住了全球信息产业发展的大机会,作为行业跟随者充分享受了低成本、强执行力、模仿创新带来的发展红利。到了新的发展时期,通信设备制造行业开始进入创新无人区,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的新阶段,如何继续保持优势,实现新技术引领,对于整体技术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来说,是一个极其严峻的挑战。

3.企业合规竞争的挑战。

中兴美国禁令事件也暴露出了我国企业管控合规风险的能力滞后,缺乏对出口管制合规风险的正确评估和认识,对防范出口管制合规管理的重视程度不够,企业合规管理体系存在较大缺陷。我国骨干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已是全球型公司,未来必然将面临不同国家政府的合规监管。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深入应用及国家间竞争加剧,各国监管范围也由传统的反腐败、贿赂方面等问题,逐步向出口管制、反洗钱、贸易合规、利益冲突、隐私保护、产品安全、网络安全、数据保护、税务合规等方面扩展,企业合规管理体系建设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大大增强。

若干政策建议

通信设备制造是我国少有已进入世界一流阵营的领域,在竞争中激发企业活力是取得这一成就的经验,也是我国企业的优势。未来要在继续发挥企业活力的基础上,重点补足产业短板,助力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在更为复杂的新形势下继续保持世界一流。

(一)整合产学研力量,实现核心技术的突破发展

核心技术是高新技术产业的最大“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国信息通信产业最大的隐患,也是我国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最大的软肋。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不能仅靠个别通信设备制造企业,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尤其是国家要加强高端人才培养、加强基础性研究,要整合产学研各方力量,通过继承学习、开放合作、自主创新相结合,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加快5G、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产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技术研发。为保障国家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的顺利开展,还需要进一步创新科技项目实施机制,如创造公平竞争环境,鼓励揭榜挂帅,变相马机制为赛马机制,鼓励和引导按照国家战略和市场需求先行投入开展研发,根据成果质量给予相应补助,变事前审核为事后奖励等。

(二)引导全产业链布局,打造安全可控的产业生态

面对美欧高端技术和元器件的封锁,我国应当着眼通信设备制造业的元器件全视图,构建以可替代为目标、以国产化为方向、安全可控的全产业链体系。我国要在各个电子元器件上都有布局,做到卡不死、有替代,防止类似中兴事件再次出现,实现产业安全与发展同步推进。同时,也要充分考虑信息通信产业已是全球化体系的事实,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全部自主,加强与日本、韩国等地区企业的合作可能,合纵连横,更好地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

(三)完善企业“走出去”的国内法律保障

面对企业“走出去”的复杂环境,我国应在法律法规建设方面加强科学立法,在安全、透明、合规上提高要求,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国内法律保障。同时,要处理好重点东道国的法律障碍,如参考欧盟“阻断法令”,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有效对冲美国“域外法权”,避免企业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制裁。

(四)推动企业加强合规管理建设

借鉴国际先进企业的经验做法,帮助企业推进合规管理体系建设,加快企业内部形成与经营范围、组织结构、业务规模、行业特征相适应的合规管理体系。充分发挥社团组织作用,鼓励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工业协会、中国外资企业协会、中国投资协会等全国性企业组织,积极推进所属会员的合规管理体系建设。

(五)鼓励国企强强联合,深化企业内部改革

全球通信设备制造业呈现寡头垄断的市场格局,市场主体体量庞大,并拥有相对完整的产品体系。建议参考大唐和烽火重组的实践,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出发,继续在通信设备制造领域鼓励相关国有企业的专业化整合,以拥有优势主业的企业为主导,聚合现有优质资源,培育孵化新兴产业。此外,通信设备制造领域的国有企业要充分学习华为等领先企业的经验,加强管控、创新、激励等方面的内部改革,持续激发和增强企业活力。

(作者袁东明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贾敬宇系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本文系企业研究所“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研究”课题组课题成果,课题负责人:马骏、袁东明,课题协调人:项安波、马源)